高教工会指出,屏东县的永达技术学院已于103年8月停办,却仍有公共校产溢流数亿元。   图:取自永达技术学院脸书

本应于2014年停办的永达技术学院,为何却仍有公共校产溢流数亿元? 高教工会今 (26) 日质疑有校董利用亲戚经营的高利贷来掏空校产。

高教公会今 (26) 日发布新闻稿指出,依据司法院公布的判决书查询系统,永达董事会竟公然藉由让永达学校与自家人(一等亲与二等亲亲属)签订极不合理、包含鉅额违约金的「借贷契约」,并再透过该自家人以债权人身分向法院申请「支付命令」,使自家人能取得学校的鉅额债权,达到五鬼搬运校产的目的。高教公会表示此举明显违反利益迴避原则,也违背《财团法人法》第15~第17条之法律规定。

依照台湾屏东地方法院 108 年司促字第 4529 号支付命令裁定(108年6月21日作成),谢碧霜(永达学校董事长谢金龙之二亲等亲属)以债权人身份,命永达技术学院要偿还既有借款2410万元,且逐年还要累积高额利息与违约金,六年后学校除须偿还2410万本金外,另须支付高达1807万元的利息与违约金,达4217万之。而李欣洁(学校董事之一亲等亲属)也提起300万元的支付命令,并同样要求鉅额违约金。

高教工会认为,一所已经停办五年的学校,学校董事会不该同意谢碧霜及李欣洁女士此等显失公平、极其不合理的吸血借贷契约,且借贷来源竟是自家人(一亲等与二亲等亲属),形同把校产订约送给董事家人的背信犯罪! 教育部也不该对这种藉由向董事自身亲属借钱,把订定高额的违约金数额试图移转校产为私产的事件置之不理。

高教工会要向永达董事会与教育部提出几点疑问 :

一、请问永达董事会将谢碧霜与李欣洁近三千万的借贷款项用于学校的何处?请学校董事会立刻公开该两笔借贷的明确金流去向。

二、请问永达董事会公开董事会会议纪录,出示董事会是哪些人于何时开会并表决同意向谢碧霜及李欣洁进行借贷与签订不平等契约?

三、请问教育部是否于事前同意永达董事会向「自家人」借贷数千万?教育部是否事前知悉该等交易内容(包含约定鉅额的违约金数额)?

高教工会也进一步向教育部要求 :

一、立刻依私立学校法第53条第2项规定 ,派员并委请会计师检查永达董事会停办后包括该笔财物流向的各类五鬼搬运行径,并向社会大众公开调查结果!

二、将涉案永达董事立刻移送检调机关,对其进行相关侦查与起诉,杜绝私立学校董事掏空校产的犯罪行径。

三、依职权认定永达董事会借款予董事亲属违反利益迴避原则,该决议应属无效。

根据司法院公布的判决书查询系统,永达董事会竟公然藉由让永达学校与自家人(一等亲与二等亲亲属)签订极不合理、包含鉅额违约金的「借贷契约」,并再透过该自家人以债权人身分向法院申请「支付命令」,使自家人能取得学校的鉅额债权,达到五鬼搬运校产的目的。本应于2014年停办的永达技术学院,为何却仍有公共校产溢流数亿元? 高教工会今 (26) 日质疑有校董利用亲戚经营的高利贷来掏空校产。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