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的时候,最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德性,不管是跟爱人、家人,或是同事。这次到上海工作,几天下来,发现一个有趣现象。

最后一天的工作结束,回到饭店已经晚上十点半,大家说好上楼后放下东西就要去按摩,集合时间是十点四十五分。

这间饭店总共四十层楼,没有分流,大厅只有两台电梯,这个晚上不知道有什幺大活动,每趟从地下一楼上来的电梯都几乎满载着要继续坐上楼的人,我们这伙包括我在内的两个女生、四个男生,已经等了至少三趟,都还是进不了,更何况还要跟其他不喜欢排队的旅客抢位。

眼看时间已经快到了,我们只好讨论备案。「按摩那里能改时间吗?」有人问。「他们只营业到凌晨一点,十点四十五分集合再走过去,差不多也只能按九十分钟左右啦。」有人说。「好吧,那我就先不卸妆好了。」我决定。「吼我本来想说可以好好上个厕所。」另外一个朋友说。

「噹」,电梯来了,里面依然很多人,当我和那个女生正在犹豫要不要拼了命挤进去的时候,同行中的三个男生就用比我们更快的速度拼了命地挤进去了。电梯再度满载,它紧闭嘴巴,认命的继续往楼上爬。我们两女一男,三个人带着被同伴遗弃的心情,也认命的继续等待。

「臭直男。」我的女生朋友嘟囔着。跟着我们一起被留下来的那个同志男生,露出一如往常的甜笑,说:「还是像我这种类女生比较贴心吧?」,「真的,我快被这些臭直男气死了。」那个女生开始把所有她看不顺眼的「臭直男」行为霹哩啪拉的描述给我们听。

直男,就是异性恋的男性,口语的惯用说法,到底其中有没有贬义,我是不认为,但我相信那些直男并不在乎,甚至还会蛮喜欢听到直男二字前面再加上一个臭字的吧?因为这代表着他们真的很「直」,性向上的,或是性格上的,都是。

会惹到女生们的那些所谓臭直男的行为,像是,走路快得要死,完全不会等待穿着高跟鞋的女性友人。「然后我们说好在机场先上好厕所喔,我才上完一出来,他们人都不见了,把我的行李独自留在原地耶。」曾经有一个女生朋友这样抱怨,而我快要笑死。「真的耶,我上次去美国拍戏也这样,他会叫我帮他看行李喔,但是当轮到我去上厕所再出来,他就已经跑去逛免税商店了,根本不管我。」我想到自己和臭直男出国的工作经验,好像的确是有那幺点夸张。

「我这几天早上要去买咖啡的时候,他们都叫我顺便帮他们带啊。」留下来陪着我们一起等电梯的那位同志男生说,「我今天火大,叫他们自己去买,然后顺便帮我带。」这话倒是逗乐我们两个女生,哈哈笑完,那个女生朋友感叹的说:「真的要教,他们这样真的不行。」。

原来出国除了能测试一对爱侣的相容模式、家人的生活德性还能够看出直男和非直男的不同。

其实对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女生来说,真的不是非得要男生帮忙扛东西、开门、拉椅子、买东西之类的小事,我们在意的,是被关心的程度。就像这次的等电梯事件,如果那三个「臭直男」在拼了命地挤进电梯之前,能稍微问一下要不要一起挤进去的话,我相信也不会有接下来的挞伐大会。而且,我们也不会真的要跟着一起进,绝对会让他们先上电梯的。

「如果他们懂这些,就不是直男了啊。」我说。隐隐约约中,我好像并不是很希望那些直男们懂这些,我认为,直男之所以变成了女生口中的「臭」直男,前提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对这些女生完完全全没兴趣。

这些年来,有一本书是我常常会拿出来重複阅读的,这次来上海,包包里带着的也是它,这本书是《单身》A Single Man,由前GUCCI时尚总监汤姆福特执导的电影版《挚爱无尽》,是我此生最爱的电影前三名之一。小说的作者是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Christopher Isherwood,和同性伴侣画家唐巴卡迪Don Bachardy相守了三十三年,直到他因病去世。小说写的是一名教授在失去同性爱侣后的某一天生活,作者用了相当大的篇幅在描述主角的心理状态,观点细腻又独特,幽默又黑色,句句到肉,迷人至极。

男同志的脑袋真的比直男迷人太多,与他们相处非常舒服也开心,他们会时时刻刻关心着女生,倾听女生,尽力的帮忙女生,随时站在女生的立场想。

但如果自己的男友也这样对其他的女生伙伴呢?

嗯…

对直男的伴侣来说,好像不会帮女生提行李、不懂等女生上厕所、不管女生怎幺过马路的,神经比较粗的直男,比较让人放心齁?我这幺想。「没关係啦,不用教,就让他们被女生讨厌好了。」我跟我的那位女生朋友这幺说,我觉得这样很好。

她看看我,想了一想,没一会后回我:「可是那些因为对你有意思才会不臭的直男,真正在一起后,就会变回臭直男了啊。」。

嗯,这…

这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在此之前,先让他们在别的女生眼里继续臭下去好了。耶。

 直男到底臭不臭?

图:女生在乎的是有没有被放在心上、有没有被关心,其实很好懂的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